《死门》

铃声从窗外暮色渐深的院子里钻进教室那一刹那,凝固的空气骚动了起来。教室里稀里哗啦一阵响,椅脚轰隆隆刮着地板,松紧带噼里啪啦鞭打着卡纸文件夹,一个个坐不住的屁股弹了起来。大家面前桌上的文具早已摆得有条有理,为的是铃声响起时可以一扫而光,干净利落装进书包。尽管起跑程序早已准备好,到了行动的时候却像没有好好排练的儿童舞蹈表演一样,满腔热情,混乱不堪。不知此刻黑胡子老师脸色如何,他在匆匆人潮中原地消失了,一声“下课了”话音未落就沉没了在篝火倒塌般的震耳巨响中。学生个个书包一甩,单肩背了起来,争先恐后跑出了教室门外。

狂野的喊叫在傍晚幽蓝的空气中特别清脆。“我老大——”“我老二——”我扯着嗓子大声回应着跑到我前面的“老大”,他耳朵闪着灼红的光泽,哈哈喘着粗气冲进了老神甫的小屋,更确切地说是他伸出食指戳进了小屋,打开了游戏机。“老大”“老二”是指先到先打游戏的那两位,我们习惯了边跑边宣布自己的出场次序。从前叫做“大号”和“小号”,直到有一天晚上校长出来调侃我们:“不就上个厕所,干嘛如此夸耀?”于是半服不服改了个说法。今晚老大是小飞,老二就是我。我永远拼不过小飞,再怎么加油还是夹在了他和他的双胞胎弟弟小扬跨间——左脚在前右脚不远嘛,小扬果然揪着我衣裳、一股汗臭跟了进来,满脸不甘道:“我老三”。

这是我们住宿生以及课后留校自习的同学们每天晚上的铁人三项:速收文具,短跑,打游戏。胜负关键在最后一项,只有游戏打上了瘾才能跑进三甲榜,而我们别的都缺,唯独不缺这份上进心。小飞和小扬父母离异,母亲不见踪影,自小由父亲管。据他们俩说,父亲脾气乖僻暴躁,家里非常压抑,出门又无去处,外面田野茫茫一片,听上去很悲惨。我倒没那么惨,只是在自习室实在闷得慌,所以被放出笼的快感,能享受的莫过于我们仨。双胞胎兄弟除了跑到一块,打起格斗游戏也永远不相上下,只有趁着其中一个吃坏了肚子跑去厕所,或者等着他俩终于打过火了出去打真架,才能自己上台打擂。

他们一般不会在小屋里面动手,一是房间太局促二是不想惹老神甫生气。老神甫是我们学校的指导神甫,个子矮头发白,是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。他的小屋分办公室、游戏室和卧室三个房间。游戏室原本应该是客厅,有个旧沙发,一台电视机,两张课桌两把椅子,一张桌子摆着一台16位游戏机,另一张堆着小人书和报纸。我坐上了桌拿起手柄,听见背后电视上卫生部部长劝各位观众“给索马里送一袋米”,想跟小飞说什么不如送方便面这么个冷笑话,蓦然被他那鬼火般的眼神给怔住了。原来是他双瞳里映着屏幕上的绿光啊。

“死心吧,小的们,我和小龙登上宝座,正所谓飞龙在天! 天意啊!”小飞昂头高喊。

小扬把脑袋凑过来说,“谁赢了我跟谁!”

“谁赢了你就跟谁上是吧?”

“马屁王,我跟谁上?跟你妈上。”

我叫马克·龙,不要问小扬为何叫我马屁王这个绰号,纯属无聊,损人乐己。我坐在椅子上对准他的肚子使劲儿朝后这么一靠,撞得他咬牙切齿退到了人群中。我感觉到十几个同学格外眼红地瞅着我的肩颈,几十张炉口般热气腾腾的嘴巴默默地逼着我,谁让他们狼性不足呢,追不到兔子就朝月亮哭嚎去罢。

月亮是我们班大块头大杜同学的弟弟,是个性子孤僻的男孩,从来不凑我们的热闹,一个闷葫芦躲在沙发上看老神甫的小人书,看得津津有味。看在他哥哥面子上,我们淡然处之,不去戳他,不然像他这种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怪胎我们是饶不了的。其实也不是个弱小子,有其哥必有其弟。初一另一个班有个胡子已爬满下巴的男孩,有一次非要和他掰手腕,结果月亮没使什么大劲,就把他的熊爪子压在了乒乓球桌上。壮男度量大,畅快地赞道,“没想到你力气还了得。像黑猩猩那样,看不出来。”可猩猩可爱呀,猩猩贪色贪玩啊,这时猩猩会咧嘴笑大摇大摆,月亮是假猩猩,脸一红低头消失在自己的消极中。

我今晚打得相当利索,把小飞打得鲜血四溅,等到他选的那“绝对零度”的角色摇摇欲倒时,我就讽刺他一句,“你赢的概率,就是绝对零”。没料到那猪头居然一脚把屏幕电源压在了墙上,桌子一拽,我的致命一击就被无情的黑屏遮蔽掉了,血腥而光荣的一幕仍浮在我脑海里,把我气得死去活来,我就破口骂道:“你这下流货竟出这种贱招,还吹啥天意,逆天了你!有本事跟我出去!”

“好,小扬你们接着玩儿,我们出去一会儿。”

天快黑了,我跟着小飞下了小屋的石阶,脚下瓜子皮儿窸窣作响——那是风行全校的盐霜葵花籽,叫“琵琶”或“噼啪”,怎么写都行。正准备冲小飞猛扑过去,他却泰然自若跑到了对面那道矮墙的开口处,向我挥挥手。我这就纳闷,余气未消地向他比了中指。这时从小学生院子的门廊走过了一对老师,其中有看管我们自习的黑胡子。刚才在自习室,他截取了我递给朋友的一张猥亵小字条,扇了我一巴掌,一见到他我脸颊上就发热,心里也闷着火。另一位是个穿长衣的小学女老师,我跟她不太熟。黑胡子白了我一眼,嘀咕了一声“回家吧”。我看他和同伴走向学校大门口,心想你这死老头,我是住宿生,还没搞清楚?

好歹冷静了一些,走到了矮墙端处找小飞。他嘘了我一声,一本正经对我耳语:

“听说,从圣堂祭具室里面可以进入地道里那死门后面的一段。”

地道这件事情我得解释一下,是我们学校这几天发生多次群架的内幕。在小学生院子操场西边,隔着幼儿园,有一间下雨天小朋友午后玩耍的房间,话说一个初中生在那里面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。这位同学叫印尼,是个脸色苍白的红发男孩,看他那贫血样儿,都以为他属于反刍类动物。其实不然,毕竟是红发小鬼。有一次月亮被他和小伙伴欺负,难得发了大火,豁然一拳砸在了他那张傻笑的白脸上,结果傻笑是晃动了一下,但人却没事——说明他脸皮有多厚。这间房间里有个棚子,下面储存着一些积木类玩具、泡沫拼图地垫等等儿童用品。棚子后面有一扇连同墙壁刷了一层米黄涂料的木门。我们住宿生都是在这里上过小学的,这扇门我们都知道,曾经还问老师这门通哪去,老师回答这是丢下坏小孩儿的地牢。谁知道印尼到棚子里干嘛,是玩拼图还是玩积木,不管怎样,他发觉到门缝上的涂料被什么人刮掉了,用指甲慢慢拉开了。

后来这地道被一群走读生占据了,作为他们的“地下司令部”,听到印尼吹牛我们住宿生就义愤满腔了。学校从坡屋顶下到地壳底下都是我们的地盘,怎容得下外人侵入我们学校最神圣最神秘的地方,我们自古不敢接近的“地牢”?学校的一切秘密通道非住宿生莫属,不是谁发现谁就有勘探权,印尼这小子瞎猫碰上死耗子、拿来奉承些大猫,我们哪儿是嫉妒,他们简直是亵渎了我们学校啊。于是夺回地道变成了内战的导火索。然而接着分为“恶孔”和“殴霸”两个战队的绝大多数学生,对地道却始终一无所知,不知为啥打起仗来,图个热闹罢了。

自称“恶孔”的侵略军首领都是些霸气外露的男孩,无需为争取其他学生的支持找什么借口,耍耍威风勾勾手指头就招引了校内几乎所有印尼之类的地痞无赖。恶孔们为出风头突发奇想,把晾衣夹子弹簧相扣成链状,当做指节防卫器。后来才发现用这玩意来打人,痛的主要是自己,所以把链子带上了手腕,作为标志性首饰。我们住宿生对付恶孔们相当不顺,就连我们起的战队名——“殴霸”,都不如恶孔受青睐。战争的局势就被这么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所决定了。

白天,操场上走廊里,恶孔无处不在,我们殴霸只要靠近地道入口所在的那排房,注定要惹出事端来。看到印尼鬼鬼祟祟站在门外望风,就知道里面正酝酿着什么阴谋。等到晚上学校归于我们的时候,才有机会下入地道。当然有风险,会碰到老师、保安或者是鬼,所以探这个险之前,我们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。前一个星期五,吃完晚饭后,小飞让同学跟老师说我们拉肚子去上厕所,我们一个铁哥们小夕主动提出了给我们放哨,三个人一起溜到了操场西边的那个房间。

晚上不能开灯,我们只好摸索到了地道的木门悄悄打开,打着手电筒进去。地道里面湿气较重,一股土和锈的腥味。沿着嗡嗡闷响一簇簇水管和电线走下了几级台阶,就有个拐弯处,接着是黑黢黢一片。不知怎么回事,我用手电扫来扫去,光束却照不亮这黑暗中的任何东西,这里好像弥漫着沉沉的黑气似的。正要发慌的时候,小飞的手指头摸到了我的脊椎,肋骨咯嘣一阵瑟缩,吓得我一身寒颤。回过神来,我终于看得见了,这是一截十几步长的水泥通道。我长长松了一口气,刚才应该是我无意闭着眼睛吧,这黑暗不是真的。

没捡到恶孔们留下的宝贝,其实除了被踩扁的烟头,这里面什么都没有。且不说凳子桌子,连灯都没有,谈兵能谈出什么妙策呢。墙上画着几个骷髅头、严禁入内等记号笔涂鸦,居然还有个十字架形图案,不是用记号笔画上去的,而是用一块煤——也许是石墨。通道尽头没有了墙壁,是一口混着水泥残片和蜘蛛败丝的沙土洞,唯一实实在在的,就是对面一堵石砖墙根,墙上还有一扇粗制木门。门上嵌有生了铜锈的菱形门钉,死死地关着,却没有锁眼,可能是从后面闩住的。拉都拉不开,推都推不动,木头好似镶在了石墙里,一点弹性都没有。小飞遗憾地轻轻叹息道:“真是死门一扇,根本就打不开。”

正试着把手电光束凑上门边缝隙看看后面,小夕从地道门口传达了信号,“砰砰”两声,有人来了。我一时糊涂关掉了手电,使得我和小飞在黑暗中惊慌失措,赶紧再点开了,跌跌撞撞奔向了地面。我让小飞拿着手电、自己上去了帮我照着台阶,然后回头往地道尽头看了一眼,那一刹那,我惊诧地看见死门透着一丝像火焰一样忽闪忽闪的光线。刚才看不见手电的光,兴许是因为我不知不觉闭着眼睛,那么现在看到的那一丝光是怎么回事,我倒真是不知所以。这时候,大飞叫了我一声,我心中颇有不舍地爬上了台阶,走出了地道。

小夕够机智了,看见守门人来了,假装吃晚饭时把外套落食堂了,让他帮忙去开门,我们就没有被抓住。可惜这还是我们最后一次下了地道,第二天恶孔们正要下去抽抽烟涂涂鸦,就被校长挡住了。之后校长庄重地站在了通向初中生院子门廊前,让一个个恶孔在操场上排了队,把弹簧链子堆在了他面前,恶孔战队就这样解散了,殴霸也就没有了存在的理由。儿童游戏室里面的木门被装上了锁,恶孔们说反正没意思了,只有我还如饥似渴地希望探索死门之谜。

“你确定是死门的另一面?谁跟你说的?”

“经常呆在圣堂里,除了神甫还有谁。”

“月亮?”

月亮就是老神甫的宠儿。中午在空无一人的小圣堂做弥撒时,总会乖乖地帮神甫抱蜡烛灯,晚上乖乖地看小人书,老人家都给他起了“小圣徒”这个昵称。要是我的话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幸好我配不上这个名号,绝不会去做“抱蜡”孩童。

“月亮怎么知道地道这回事?”

“其实,他只跟大杜哥说了,祭具室里的衣柜后面有一扇木门。那门说不定就通地道。喏,说狼嚎月亮到,你问他好了,最好让他带你去看看!我先回屋里。”

我转身看到了月亮顺着矮墙从小圣堂侧方幽幽地走过来,心里莫名地感到不安,这小子刚才不是在神甫小屋里吗?怎么从圣堂那边出来?我们学校建筑主体平面呈“日”字形,北边是小学生院子和操场,南边是中学生院子。加上横在中学生院子的那道矮墙,就是个“目”字了,最南边的便是老神甫小屋所在的小院子。小圣堂侧墙在西边,占了小院子的整个宽度,没有门口,只有一棵七叶树,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

“小鬼,飞利浦同学说你在祭具室里面发现了什么秘密?”

“嗯,就在挂白长袍的大衣柜后面。我把衣柜拉开了,看见这里有一扇木门。门是连同墙面刷了涂料,我用指甲扣掉了缝上的涂料,用蜡烛座撬开了门,里面就是地道,很长一段地道。”

“你力气可真大,搬动这柜子又干什么?”

“本来就想找到门口,果真找到了。要是你现在想去看的话,还来得及,我爸妈工作忙,今晚不会来,拜托了老神甫送我回家,老神甫也有事要忙,过一会才能送我回家。”

“那你哥呢?”

“我哥先回家了。他不是没有找我,可我那时就在专心抠着门呢,嘻嘻嘻……”

我顾不上再多问,这小子怎么不像平时那样木讷,说话絮絮叨叨,让我像憋着尿参加殡仪一样心急如焚。其实觉得蛮奇怪,这么晚了,走读生都走了,包括月亮他哥,月亮却孤独一人等着老神甫,人都这么老,还会开车吗?小屋里没有了打游戏的嘈杂声,同学们在低声谈论着什么。隔壁的办公室还开着灯,月亮跑到了门口敲了一声,不等回应闪了进去,灯光照亮了一片地。我一个人在寂静的院子里愣着,看着没有人影的那片暖光,突然感到十分凄凉。不久,月亮又出现了。他在门槛站了一会儿看着我,脸上看不清是带着微笑还是肃穆的神情。他跑到我身边,拿起了我的手。他的手不是传说中的腕力十足也不是柔中带刚,就是个小孩儿柔嫩的手。

月亮顺着矮墙把我牵到了圣堂正门。不知道为什么,希望探出个究竟的念头在我心中已经模糊了,我顺从地跟着他走,心里一种清静平和的感觉。他轻轻地上了圣堂的石阶,打开了小拱门。夜已深得分不清人鬼,他动作却很轻捷。我好容易爬上了台阶,走到了门槛,就看见他已经站在了祭台旁边点着大蜡烛。他跑了过来迎着我,语气亲切地对我说,“幸好教堂是个有蜡烛的地方,你好好抱着,慢慢往左边走,小心碰到椅子凳子,祭具室的门在那边,在圣堂的西北角,是一扇粗木制的大门,没有锁着,干嘛要锁上呢。你去看看地道里那扇死门到底通哪儿去吧,我给你抱蜡烛,总比做弥撒的时候好玩。”

我手持蜡烛、好似被空灵的手推动着,往祭具室慢慢挪去。到了祭具室的门,我推了一下,怎么也推不动。抬起蜡烛一看,这扇木门甭说有多熟悉,俨然就是死门的模样,唯一不同的是门上有锁。我看着生了铜锈的门钉和锁眼,忽然明了了。死门不在地道里,不在我那闭着眼睛自己假造的黑暗中。死门实实在在地在我面前。我猛地回头找月亮,他不在,而且圣堂也不在了。原来我根本就不在圣堂里,我被关在祭具室里,一直就在里面。大蜡烛掉到了地上,滚到了挂白长袍衣柜脚下。我想起了在课间休息坐在七叶树下看着树皮上的疙瘩,柏油地上被踢烂的苹果,教室里慢条斯理的挂钟,铃声最后一次响起的快乐,还有圣堂旁边等着我的那些人,那无名的恐惧。

铃声响起时,我迅速站立起来收拾了东西,领先跑出了教室,弟弟紧跟着我,下课赛跑依旧只有他是我的对手。同学们都说,左脚在前右脚不远,我俩永远跑在所有人前面。我们闯进了神甫屋子小客厅,打开了游戏机,却发现同学们一个也没跟着进来。我们觉着奇怪,却不敢离开冠位,怔怔地盯着门口。不久,一个人出现了,竟是黑胡子老师。他问我们杜同学今晚怎么没来课后自习。“上次他被关在儿童游戏室,我敢肯定门是你们粘住的。” 只见神甫摸了摸口袋:“小孽种!”我想遭了,祭具室钥匙就在我身上,玩过头了。我瞥了小扬一眼,摸出了钥匙交给了黑胡子,重重挨了一耳光。空气中一股烟味儿弥漫开来。

2014年10月


Laisser un commentaire

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.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*

Ce site utilise Akismet pour réduire les indésirables. En savoir plus sur comment les données de vos commentaires sont utilisées.